洛斯兰特

主漫威同人,详见顶置

我最近去制作游戏了

所以咕咕咕咕咕咕咕

Q:文风容易被影响?(此前一只菜鸡走上鲁迅巨巨的道路,难以回头)

我有一本画风文风巨美的塔罗解析书

从此我在迷幻神秘华丽繁杂的风格上一去不复返

只可惜我是个菜鸡

学的不伦不类

(我是不会供出我的塔罗书的,You Dream)

【国务院公告:2020年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

哀悼

LOFTER官方博客: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发布公告,决定2020年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


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


4月4日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图片来自新华视点)




【CEC互攻】XVIII. The Moon

EC互攻无差,一发完。

伪车预警

渣渣文笔,OOC预警

Charles与Erik属于漫威,月亮属于花影塔罗,OOC属于我。


迟到的生贺@亭瞳 

可能和实现说好的不太一样(哭笑

我尽力了(捂脸

愿能永远听见你的心中有希望在跳动

愿你终将达到梦中的风景

愿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愿幸福永远会伴你左右

生日快乐~


      太阳的丧歌奏响了。

      他的头发卷曲着、翻滚着,延伸到那阳光绝迹的墓,织做一缕弯月。他的至亲都必将逝去,他把绝望与悲哀散入墓中。

      那会是他力量的源泉。

      银灿灿的光在他的头盔上冷漠地徘徊,他带上苍白模糊的面具。从迷雾森林中走出,巡视他的国土。

      太久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真面目。希望?他扬起面庞,感受着从发丝源源不断输送力量的坟墓,他没有埋葬过。他歪了歪僵硬的脖子,那是什么?

      仙子环的火光精灵们出来了,围着他们的王飞舞。他们太寂寞了,他们虽能戏弄人类,却没人能真正的陪他们玩耍,度过漫漫长夜。但是王并不在意,因为他只不过是也属于其中而和同类一起罢了。

      他们牵起手,一同穿过银灰色的桦树林,与落叶和花瓣缠绵飞舞。

      精灵们开始高歌,声音甜美动听,凡人听到似乎就会发疯。

      “埋葬悲痛,失去哀伤。午夜疯狂,听我歌唱。永不守密,永不泄密。让我们在仙子环放纵,生出翅膀。”他们如此唱到。

      月之精灵穿过林地,所踏之处,有银莲花盛开。

 

      “Who?”他望着前方,听着灌木丛中悉悉索索的声音,厉喝到,精灵们四处奔逃,一瞬间仙子环耀眼的荧光暗淡,只留下清冷冷闪烁的月色。

      他看着一个蓝眼睛的男子从灌木中爬了起来,他假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即对这他微微欠身:“我叫Charles,很抱歉打扰了你们。”

      “人类?”他踩着银莲花,一步步走近男子,“没有人类可以到达这里。”他好奇地用手缠绕着男子的黑发,透过面具盯着他的天蓝色眼睛。

      月亮的天性就是蛊惑人心。

      Charles笑着眨了眨眼,盯着前面奇怪的面具:“我在森林里面迷路了,我感受到这里有思维,我就来了。”

      “那就进来。”他抓起Charles的衣领,走回迷雾森林。

      火光精灵重新聚集了,与花瓣飞舞,放声高歌。超越界限,轻浮靠近的人类,将会永恒的迷失在自己的美梦里。

 

      “你是,嗯,也许这样问有一点冒犯,你是什么?”人类男子被放在了森林中泉流旁的一块石头上,他看着前面男子的头盔尾处伸出的,向上飘扬的,似乎不存在又好似能实际看见到,貌似链接了天空中的月亮的如同月光的,银色长发。

      “他们告诉我,I' m the moon. ”

      “你看那儿,”他仰面,指向天空中的清洁的明月,“那我的力量源泉,他们告诉我是我从人间带来的怒火与仇恨。”

      他看着那一轮与他相连的弯月,微微失神,许多画面从他眼前一闪而过,无法捕捉。因此没有看到眼前的人类男子的突然动容,没有看到眼中快溢出却又马上收好的惊喜:

      “你听起来像我的老朋友。”

      “哦?和我说说?”月之精灵回过神来,面具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他是一个很棒的人。我始终相信他的心中有希望。”Charles微微低下头,温柔的笑着。

      “那他可不像我。希望是什么我从来没知道过。”

      “是吗?”Charles站起来,走近闪烁着冷光的月之精灵,他站到月亮的前面,故意用身体轻轻蹭着他,指着他的心,“不,你也有,你能在这里感受到。”

      他低头细细的在心口感受着。

      “我感受不到。”

      “罢了,你只不过是凡人,我不是你能看穿的。”月之精灵失望的皱眉,“不过,我感受到你似乎对我有一些兴趣。”

      他感受着腿上一刻没停的摩挲,更贴近近了Charles一步,使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蛊惑是我的天性。月之精灵十分快速的为自己的波动做了解释。

      “巧了,我对你有兴趣。”他在面具下低笑着。

 

      就因为一些不算原因的原因,两个人在森林里相拥在落叶的咔嚓声上。月亮的银衣被扔在一边,头盔掉到地上骨碌碌滚到了溪流中,他们互相争抢着左位,互相撕咬着,化为丛林中最原始的欲望,他们皆不满足于上,不甘于下。逗留在森林里的精灵冲进了黑暗,翻身却又失去了温润,在冰冷的空气中兴奋的颤抖,感受着另一个方向的火热。

 

      “Charles,什么是希望。”他们赤裸的相互靠在开满银莲花的地上,他望着眼前的人如溪流般纯净的眼睛,说道。

      “相信美好。”激情后的身体在风中慢慢的变得冰凉,Charles抓着月之精灵的手,望着天空摇晃的月亮,任凭银光撒在自己的眼中。

      尘世消散,渐行渐远。

      “你继续讲你的老朋友的故事吧。”

      “他小时候,有人为了激发他的力量利用他,杀了他的母亲。”

      “他报仇成功后,他却与他最好的朋友分道扬镳。”

      “他随即失去了陪伴他的变种人兄弟。”

      “然后他选择了放下仇恨平静的生活,却被人杀了妻女。”

      “命运使他生活在孤独与虚假中,仇恨与绝望一度成为他的力量。”

      “但是我知道,他会相信美好,相信希望。”

      Charles微微侧过脸,让在点点荧光下化为星空的眼睛,映照在月之精灵的视野里,让某人的心随着那其中的明暗闪烁颤动。

      “然后呢?”

      “虽然他依然不相信世间大多数人的美好,但他相信了我,他留了下来,我们有了一个家,我们重新成了最好的朋友,不过单方面的,他把我当朋友。”

      “嗯?”

      “我把他当爱人。”

      Charles不停抓着自己的头发长叹。

      “我爱他,很爱很爱,但是他不明白。”

      “最后他掉落进了花影深渊,不知所踪。”

     凡人靠近月之精灵的那一边的脸颊上闪烁过一行莹莹的光。

 

      “如果,我相信你是美好的,那么,我就拥有了希望吗?”Charles感到身边的人变了音调。

      “我来到这里成为月亮,同时掌管了直觉与谎言。”

     “所以你刚才都是故意的,你个混蛋Charles.”

     “太好了,Erik,你回来了。”

      Professor X温柔无辜的笑着转过身,仿佛刚才各种诱惑失去记忆被化作月之精灵的Erik的腹黑混蛋不是他。

      Erik轻轻揭下那在性爱时都牢牢的贴在他脸上的面具。重新露出那双深蓝色眼睛与那整齐的而经典的22颗牙的笑容,又重新抱上身边的那赤裸的身躯。

      他忘不了他看到Erik掉落深渊时他的悲痛与绝望,他遵循指引千辛万苦终于到了这片森林,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穿过迷雾找到正确的地方又使他精疲力尽,但当终于把“老朋友”拥入怀中时,他突然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月亮隐去了,那些绝望与哀痛的坟墓永远被太阳放逐了,那是灿烂的开始,朦胧的晨雾从缀满露珠的大地向上蒸腾,包裹着两人紧紧相拥的躯体。

      “Erik,嫁给我?”

      “放屁,明明是应该你娶我。”

      “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下,是我嫁你,不对是我娶你,$&@¥的混蛋Charles.”

      --End.

 

      自古以来,多少旅行者被仙子的光芒吸引,陷入迷途,在森林中永远徘徊。你必不能如此,要以智慧面对诱惑,透过幻想看出真实的光芒。如此一来,你便能获得这珍贵的荣耀,窥视那鼓舞人心的魔法。这是走向未知的旅途,也是光与影融合的地方。你将顺流而下,穿过迷雾,这是月亮赐给你的礼物。

      ——《花影塔罗》

 

 

 

 

 

【盾冬】April Fool(愚人节特别篇)

又名:《Barnes夫人说了,只有吃了鱼宴你和你最好的朋友才会开开心心的》

5k一发完

BE?HE?根据我的习惯你该知道的。

外页面的排版出了点问题,点进去就没问题啦


      “Hey,April Fool!”

      “你不是和小朵出去玩了吗?!”小小的Steve Rogers 被突然跳出来的高兴地大喊着的黑发男孩吓了一跳,篡紧了手中的彩色卡纸小鱼。

      水仙花和雏菊散布在房间里,亮黄色在早晨淡淡的阳光下点缀出清新美好的氛围。

      “Bucky,听着”小Steve插着腰,吸了吸鼻子,无奈而严厉地看着眼前满脸想要给他大惊喜的好兄弟,“捉弄别人是不对的,即使今天是愚人节。你捉弄我没有关系,但是不能和别人开了一些不好的玩笑……”

      “嘿,Steve,你就这么不相信你Bucky哥哥吗?”Bucky弯下身子委屈的眨眨绿波荡漾的眼睛。

      “Bucky,但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

      “好啦。”Bucky歪歪头嘻嘻一笑,把茶几上的一束黄水仙塞到了Steve小小的手中,勾过Steve羸瘦的肩膀。

      “我们的April Fool,来吃鱼宴咯。”

      Steve左手揽着黄水仙,右手拿着彩色的小鱼邀请函,看着桌子上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如此丰盛的食物。白色与绿色的桌布上,各种各样的以鱼为原料的佳肴装在精致的碗碟里面,碗碟里还摆着漂亮的雕花,有一些上面甚至挂着有着好看花纹的绿色的飘带。

      Steve为难的抓着手中的彩色小鱼,看着带着温柔的微笑不断给他夹菜的Barnes夫人。

      “James,你怎么可以欺负Steve呢?”Barnes夫人看着红着脸为他的好兄弟辩解的小可爱轻笑,站起身来解下系在绿飘带上的礼盒,眨了眨那双和Bucky一模一样的蓝绿色眼睛,“这是今天每个被捉弄的小朋友都会有的礼物哦。”

      她看着史蒂夫拿着小礼盒子的为难,伏下身,把身体僵硬的小朋友拥入怀中,轻笑着摸了摸小豆芽的在房间中的黄色花朵的衬托下亮晶晶的头发:

      “还有,只有收下小礼物、吃了这些鱼,你和你最喜欢的朋友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开心心的哦。”

      “今天你是我的April Fool,你必须在这场鱼宴上放开了吃。”Bucky凑过来,用还带着童音的认真而霸气的声音说。

      Steve在Barnes夫人温暖温柔的怀抱中有些不习惯的缩了缩脑袋,瞪了一眼那个笑嘻嘻的男孩。

      不知道是为了Bucky接下来日子里的快乐还是因为流离失所的贫穷生活使他总是饥肠辘辘的Steve·天真的·被大人刚哄骗了的·放下纠结的·Rogers,开始与坐在他身边的Bucky哥哥一起大快朵颐。

      在那天的夜里,他Barnes夫人被强行留下来在Bucky的房间里过夜。他想起早上的玩笑,胡思乱想着,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也不想想Bucky哥哥怎么会抛弃他呢?他怎么傻乎乎的就相信了呢?Punk.”

      他听见身边的男孩子的紧锁着眉不满地梦呓。

      “我哪里相信了,傻气明明都被你带走了,Jerk。”倔强的小男孩怎么会承认自己当时觉得自己被抛弃的时候,委屈的甚至有一点点想要哭呢。他向好兄弟的那边靠了靠,感受着男孩宽阔的身躯散发着的温热的体温,哼唧了两声,进入了在他母亲离世后第一次出现的美好温暖的梦乡。


      “那只是一个愚人节笑话。”黑发男孩所长成的女孩们梦中的英俊帅气的布鲁克林一枝花,一把紧紧拉住了要冲进小巷的豆芽菜。

      “Bucky,那显然不是一个玩笑。”Steve低声吼着,紧盯着巷子深处那个堵住小女孩的粗壮男子。

      Bucky看着小豆芽满脸的正义与着急,无奈地用力把他拉到了一边:“不相信我?那我进去让他们亲口和你说,你在这里不要动哦。”

      Steve看着Bucky转身冲进了小巷,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跑了进去。

      他看着亲了巴基一口的小女孩,眼角微微抽搐,根本没有注意去听身边脸上带着可疑乌青的男子磕磕巴巴的对于这是一个玩笑的解释。

      “Hey,Steve. 你怎么进来了。”Bucky和Steve出了小巷子,边走边说。

      “谁知道你说那是个愚人节玩笑是不是个愚人节玩笑。”Steve没好气地闷闷的说。

      Bucky站住转过身,心疼地摸了摸Steve脸上各种新旧的疤痕:“所以我的April Fool,不要做傻事了。”

      “明明所有的傻气都被你带走了。”Steve看着Bucky蓝绿色的迷倒万千布鲁克林少女的清澈的眼睛,心中的别扭更强烈了,抓紧了手中的Bucky送的鱼宴小卡片。

      “好啦,正义的Steve,吃鱼宴去咯~”


      “Hey,Captain.”咆哮突击队的一个队员满脸诡异笑容的跑到成长成Captain America的Steve Rogers身边,“我告诉您一件有趣的事情哦。”

      “昨天晚上您不在的时候,Barnes中士喝了好多好多酒。您猜然后怎么着,我想去找他打牌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他在角落里举着拿着酒杯说了一句话,您想知道是什么吗?”

      美国队长即使不用自己的四倍敏感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话。

      那个人轻轻凑近他的耳朵:“他说哦,'总有一天老子要*爆美国队长**的翘屁股'”

       “Language!”

      某人惟妙惟肖模仿完James Barnes,很满意的看到了他们向来冷静严肃的Captain猛地一激灵,缩了缩头,然后面色骤然涨红,满涨的血管几乎要漏出血来。

      他满意地准备继续挑逗下去,突然感受到一只手,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肩上。

      他僵硬地转过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张带着邪笑的属于Barnes中士的脸。

      为了保命,他下一秒就选择了怂而麻溜地滚蛋。

       “嘿,April Fool. 这你都信了?”Barnes中士无奈的看着前面想要当番茄的兄弟。

      哦,今天是愚人节啊。Steve Rogers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红潮这才褪去了一些,心底却泛起了一阵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察觉到了也不会相信的失望。

      “军队里可没有鱼宴怎么办呢,Captain America?”Bucky摸了摸Steve金黄色的大脑袋,挑了挑眉,“怎么才能让被戏弄的小朋友开开心心呢?”

      “Hey,Bucky,不要闹了。今天好好准备,明天要出任务去截火车了。”

      “好吧~~”Barnes中士故意把尾音脱得长长的,“等战争结束了一定要去补鱼宴哦。”


      Steve Rogers没有等到他的鱼宴。

      果然如同Barnes夫人说的,只有吃了鱼宴才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开心心的。

      那没有鱼宴的七十年里,一个在冰天雪地,脸上凝固着冷冰冰的泪水;一个在炼狱之中,失去了思想,不知道开心为何物。


      “Bucky!”在混乱的战场上,Steve看着面色冰冷的怒吼着的冬日战士,悲喜交加。

      “Who hell is Bucky!”冬日战士万年寒冰的脸色有了波动,他头痛难耐地怒吼着,重重地用铁拳一拳一拳地反复用力的在毫不反抗的金发男子的面庞上。

      “You are my best freind.”Steve Rogers深情地将前面血丝布满的蓝绿色眼睛装进自己那已血肉模糊的海洋。

      “I will always……be……with you……till the end……of the world.”他篡紧了那些他一直贴身保存的彩色小鱼卡,扯出一个疲惫却真诚的微笑。

        

        "April Fool。"

      这一次的Steve再也没有被吓跳到了,他微笑着,鼻子有一些酸酸地转过头,一把把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衣衫褴褛的黑发兄弟搂进了怀中,

       “我这次才没有被你骗到呢,Jerk。”Steve感受着怀中温暖而厚实的身躯,紧闭上眼。

      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小豆芽Rogers了,当收到冬日战士要在四月一日炸毁这座酒楼的风声时,他立马明白了。他力排众议,在Natasha和Fury担忧的眼神中,只身前来。

      他随着有着与布鲁克林一枝花完全不同的狼狈邋遢、但却满脸兴奋的冬兵来到酒楼的地下室。

      当灯光在弥漫的花香中亮起的那一霎那,Steve看着眼前装着摆放着也许不是那么精致的菜肴的绿白色桌子,眼眶微微湿润了。他仿佛又看见了:当年布鲁克林的小屋里,温柔的春天的午间阳光下,两个尚还年幼的孩子,在Barnes夫人包容的目光下,高的男孩捉弄着小小的豆芽,小豆芽也总是每一次都掉进这个无聊的好兄弟的愚人节玩笑里。

      那些充斥着黄水仙与雏菊的日子,原来一直被他好好的珍藏在记忆深处啊。当时间的尘埃被拂去,那些清新美妙的日子在他的生活中重新散发出莹莹的光彩,渲染着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纪,惊艳了记忆中的青梅竹马的岁月。

      “只有收下小礼物、吃了这些鱼,你和你最喜欢的朋友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开心心的哦。”那双遗传自Barnes夫人的、如最纯净的森林中的清泉的蓝绿色眼睛突然凑到他前面,使劲地眨了眨,把一张平平整整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彩色小鱼卡塞到怔住的Steve手中,扯着他坐到餐桌边。

      Bucky一定一定要开开心心的。Steve的心中只留下了这一个念头,开始对满桌的鱼狼吞虎咽。

      冬日战士看着Steve全失了Captain的进食规范的风残云卷,脸庞在金属手臂冷冰冰的反光中漾开温柔而满足的笑意,眼睛在桌子上用来点缀的黄水仙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完全还是那个为了让隔壁的小豆芽生活的更好、而和母亲沆瀣一气编了一堆瞎话的布鲁克林少年的模样。

        “不要离开我,Bucky。”他看着Steve·倒在餐桌上迷迷糊糊的说着话的·Rogers,轻轻敲了敲那颗黄金大脑袋。

        “April Fool,真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

       “不要做傻事了,我把傻气都带走了哦。”他拿起墙角的黑乎乎的枪,拉好面罩,恢复了冬日战士的冷漠,留恋地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安静睡着的Steve,转身头也不回地从地下室上的通风窗跳了出去。

      他要一个人承担不属于愚人节的黑暗的恶劣的来自于命运的玩笑。


      “Steve,他们是你的朋友。”

      “但是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了。”失去了盾牌的Steve Rogers坐在同样失去了手臂的Bucky身边,牵起他的右手,在瓦坎达的草坡上望着在原野上绽开一丛又一丛百花的的羊群。

      “我明天就要冷藏了。”白狼拍拍Captain America的肩,无奈的轻叹,“去找回他们吧,Steve。

       “好。”Steve Rogers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把自己的好兄弟搂到怀里。

      “谁能想到呢,我们居然在七十年后再次相见。”

      春风拂过草地,醉得小野花们左摇右晃。早春的风还是稍凉的,撩起人们的头发钻进略薄的春衣,但对两位经历过寒冰冷藏的超级士兵,也只能是让其微微泛起由宽松的衣服飘动带来的麻酥酥的痒。

      “我猜你今年还会是那个April Fool的,傻乎乎的Steve。”Bucky撩了撩额前的碎发,从怀中掏出一个彩色小鱼卡,放在金发男子的手中,“我邀请你来参加下个月的鱼宴。”他突然眉头紧锁用美国队长式的义正言辞认真的说。

      Steve失笑,当他翘起眼角时,瓦坎达清澈澈干净的蓝天都在某人荡漾着海波的眼睛的照耀下失了色彩。他从怀中掏出那厚厚的一叠Bucky每年给他的彩花花的小鱼卡纸,把那一张新的平整仔细的放在了最上面,然后收好。Bucky不禁想,谁能猜到Captain America的身上,居然一直带着一些如此富有童心的傻乎乎的小手工卡呢?

      “再我出来前别干傻事,Punk。”

      “傻气明天都和你一起会被冻到冰里去的,Jerk。”

        

      结果,在Natasha说“Cap有了开始有了真正的笑容”的几年后,一场全宇宙的浩劫让他的鹿仔再他的前面化为灰烬。

      “今年最好的愚人节笑话?”Natasha瘫在椅子里,脚翘在桌子上,面无表情地撕扯着手上的美国队长送来的蓝白色的小鱼邀请函。

      “Bucky has come back?”Captain America笑着对颓废的Natasha、或者是他自己,开了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随即垂下眼、沉默下去。

      半晌,Steve Rogers也重重的瘫倒在墙上,洗去了眼中失去了那些强抹上去的湛蓝,撕碎了手中他给幸存的朋友们亲手做的粗糙的蓝白色小鱼邀请函: “我依然是那个April Fool。”


       Bucky看着远方那个苍老的身影,了然而苦涩地笑着。

      还好傻小子没有选择他。

      他看着苍老的Steve把盾牌交至了Sam手中,用插在裤兜里的机械手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腿肉。

      “Hey,April Fool."

      沉浸自己的思想斗争中的Barnes被那熟悉的嗓音吓了一跳。

      “你又做傻事,Punk。”他感受着身后那令人心安的气息,微微颤抖着身体,“Peggy是最适合你的,现代可没有那么好的女孩。”

      “难道Natasha不是一样好吗?”他揽上前面的宽阔肩膀笑着,“我把Nat带回来了哦。”

      身后的黑寡妇在班纳博士惊喜的目光中发出悦耳的笑声。

      确实Nat也很适合他。Bucky垂下眼皮。

      前面Sam旁边的美国队长转过身来,笑了一笑,随即穿上了时空穿梭服消失。

      夕阳沉了下来,在江面的波光中上大步的奔跑着,越来越远,越来越暗,草地上的小雏菊满意地为自己擦上金橙色的亮粉。

      “Jerk,真的,所有的傻气都被你带走了呢。”

      “我猜当初在军营里他说的那句话不完全是个愚人节玩笑吧。”

      “我要纠正一下,”Captain America把还在懵逼状态的小鹿仔转过搂到了怀里,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应该是我才是**要*爆你的屁股的上面的那个。”然后狠狠地咬上了前面他馋了九十来年的唇。

      夕阳跑道了最远的地方,那里,凤凰刚唱响绝命与新生的歌谣,打开了通往全新未来的大门,梧桐树上的泣极一生的歌将响彻至第二天的清晨。伊甸园的蛇将叼着禁忌之果,诱惑那充斥欲望的新晋恋人。

      “Hey,Cap!”终于反应过来情况的Sam Wilson在远处大喊,“那盾牌要还给你吗?!”

      并没有人理他,他嘴角抽搐的带上自己的护目镜,看着两根老冰棍卿卿我我的背影在黑暗中渐渐消失。

      “他说他要和Barnes试试Tony说的那种日子。”娜塔莎在班纳博士的环抱中,笑得花枝乱颤,“所以保护世界的事情,主要就留给你了。”

      “……” Sam觉得手上的盾牌突然不香了。


End.


Hey,April Fool!

是我难得写一次的HE啦!

还出了我第一次的虐鹰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毫不惊喜and毫不意外


点点小红心,你就会收获属于你的April Fool哦~


皮卡丘x雷神索尔

Q:喜欢的欧美歌手是?

Maximilian Hecker

声音低沉而且很温柔

推荐《Lonely In Gold》

很让人安心

我把愚人节特辑搞好了!

猜猜是什么cp?是糖是刀呢?

嘿嘿嘿嘿(手动狗头)

Q:情绪为什么会传染?

既然情绪会传染

那请大家用愉悦包裹她(他)们

为她(他)们带来快乐与希望

我们,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了

Q:大家有喜欢的诗集可以推荐吗?

翻遍回答,居然没有我男神

我在此处强推洛夫先生的诗

诗歌鬼才

文风极为瑰丽

意象极为生动鲜明大胆

以下是节选: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

 而你的名字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节选自《烟之外》


风风雨雨

适于独行

而且手中无伞

不打伞自有不打伞的妙处

湿是我的湿

冷是我的冷

即使把自己缩成雨点那么小

也是我的小

——《雨中独行》


日日月月

千百次升降于我胀大的体内

石柱上苍苔历历

臂上长满了牡蛎

发,在激流中盘缠如一窝水蛇

——节选自《爱的辩证(式一)》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粒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节选自《众荷喧哗》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因为风的缘故》

(这篇我超级爱)


先生逝世于去年3.19